烟雨夏至

2018年06月10日 10:46:41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林光谊 评论(0)

清晨,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唤醒了慵懒的沉睡。翻阅微信,早有热爱生活的有心人在朋友圈里提醒着重要节气夏至的消息,才知道,盛夏已至了。

关于夏至,打小就印象深刻。因为儿时的书本上说,这天太阳直射北回归线,白昼最长,夜晚最短。我对老祖宗的智慧总是叹服不已。因为过去没有现如今尖端的科技设备,他们怎么就能精准测算出夏至这天黄经正好90度,炎热的盛夏也正式开始粉墨登场?传统历法二十四节气的订立,为农耕时代的农事生产及生活安排提供了科学指南。

夏至时光,诗意正浓。寒去暑来,古人总会坦然以对,满怀相迎。一年四季都能赋予其风格迥异且趣味盎然的诗情画意,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智慧?“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诗人刘禹锡像是写夏至时节晴雨不定的天气,更是着意于闻郎歌声少女那迷惘、忐忑与眷恋的思绪。含有谐声双关的比喻手法,实在令人拍案叫绝。难怪自李唐以来此诗历久弥新,千古传诵!至于苏辙《夏至后得雨》的“天唯不穷人,旱甚雨辄至……”诗意中透露出的悯农情怀,更是展示了古代文人难能可贵的品行。昨天在与友人的散步中随手写下“绿树有意栽,雨多凡心改,天边乌云近,闲椅候谁来?”自己觉得舒心惬意,也算是收获。

都说夏至雨点值千金。可是今年夏至的雨何止万金?雨下得如此随心所欲,无所顾忌。已经下了十多天了,天气预报说还会继续。说雨潮湿了心境,发霉了心情,岂不是平添了烦恼,又有何益?既然无法改变,那就交付给上天,继续就继续吧。换一种心态,似乎也就豁然开朗了。烟雨夏至,居然也是可以让我们发现它的许多婉约灵秀曼妙动人之处的:轻烟笼罩,细雨飘零;山峦隐约,农舍静默;绿叶滴翠,青草含香;檐下点点线线,石巷湿湿悠悠;农忙村民蓑衣疾走,丁香姑娘撑伞慢行……

烟雨夏至的小城,之所以多了份清新、干净,安宁与淡雅的味道,那只是因为走在雨天里的人们,时刻保持着一颗智慧晴朗的内心。


责任编辑:wenjs

图片资讯

CopyRight©2015 柘荣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缓存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