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启海上梦想 福船技艺期待“重出江湖”

2019年02月25日 15:22:50 来源:柘荣新闻网 作者:叶伏国 邱丽娟 陈翊群 评论(0)

2月22日12时许,在宁德市蕉城区漳湾镇,一艘美轮美奂、威武雄壮的红色仿古大福船随着潮水慢慢地上涨,正一点一点往海面而去,63岁的刘细秀站在船头,笑得最灿烂。当天“福宁号”仿古福船下水仪式在这里举行,吸引了数百群众围观拍照。

造大福船,兑现申遗承诺

“福宁号”仿古大福船下水瞬间。东南网记者 叶伏国 摄

眼前的这艘大福船船体总长41.6米、宽12米,全木质结构,是基于传统福船型制,采用水密隔舱制造技艺,是目前世界上可用于航海的最大仿古木帆船。

“我造船43年了,从没造过这么大的福船。”出自福船世家的刘细秀是这艘大福船的总技术师、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19岁他就开始跟随父亲在漳湾造船厂当学徒,至今从事福船制造这门手艺已有40多年。

2010年,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时,作为项目保护单位的蕉城区漳湾镇政府曾许下一个承诺:要筹备造一艘仿古大福船。如今,这艘仿古大福船的建成,正是兑现当年的承诺。

然而,这艘本该在2018年就完工的大福船,却在那年的2月4日,由于施工人员操作不当,引发火灾,大福船仅主体结构在火灾中得以保住。

刘细秀正在为大福船修正肋骨。吕雷 摄

为了重建福船,刘细秀和他的家族人重拾信心,经过一年的重新修复建造,仿古福船顺利完工,有望于不久重走海上丝绸之路。远远望去,新修复的福船造型与原来相比更显精致气派。

薪火相传,22代从未间断

1976年,初中毕业的刘细秀便放弃了学业,跟随父亲到漳湾造船厂当学徒。福船技艺的传承是往往是依靠老师傅言传身教,很多时候需要自身的领悟和机缘。刘细秀的机缘源于一张纸——有一天,他在船舱里捡到一张旧的福船图纸。

比一比、画一画,再加上一些造船设计的图书,就是这样,刘细秀“偷学”到了画图纸的技术,也更加了解了福船的制作工艺。很快,他就在众多学员中脱颖而出。

造船厂里像刘细秀这样能画图纸的师傅不多。但对这些造船师傅来说,不会制图设计,并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他们依凭多年的经验,无需图纸——船要多长多高,要准备多少材料,要有多大的弧度……他们心中自有量尺。

在漳湾造船厂内,几名造船师傅正在忙碌的工作。东南网记者 叶伏国 摄

在漳湾造船厂内,五六名造船师傅正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一种木头特有的香气在周围弥漫,一位师傅边做边说,这是樟木和杉木散发的味道,是做木船的一等材料,泡在海里不容易腐烂。

刘细秀站在船厂外观望着,“今年罗源一带统一改用木质结构的渔船,春节以来订单一下子增多,船厂好久没这么忙碌了。”

一块块普通的木头在手艺师傅们的手中变幻着,在刀具的一凿一锤间,福船的基本轮廓也逐步浮现,但造船技艺并非如此简单。

刘细秀介绍,一艘福船的制造,必须全都由手工操作完成。漳湾的福船船型多样,尤以一种当地称作“三桅透”(三桅三帆)的最具代表性。它的制作过程相当复杂,要经过安竖龙骨、配搭肋骨、钉纵向构件舷板、搭房、做舵等工序,最后桐油灰塞缝、修灰、油漆上画,才算完成全船。

“水密隔舱是福船建造过程最重要的部分。”刘细秀口中说到的水密隔舱就是曾经让专家一度认为失传的古帆船造船技艺。

千百年来,该技艺被广泛应用于渔船、货船、战船及外交使船,直到18世纪后期,该技艺传到西方,水密隔舱成为现代船舶设计中的重要结构形式,至今仍普遍应用在现代船舶制造中。

“这就是水密隔舱,普通船有8到13个隔舱,每一个都是独立、密封的。”在一艘即将完工的福船旁,刘细秀介绍道,水密隔舱是唐朝时期在造船方面的一大发明,它用隔舱板把船舱分成互不透水的不同舱区,当船舱意外受损漏水,可将海水限制在局部船舱中,不致于沉没,保证了船只航行的安全性。

宁德市蕉城区漳湾镇岐后村的造船技艺系明代洪武年间由闽南传入,迄今已有650多年历史。目前,这项技艺在闽南已濒临失传,仅宁德漳湾镇刘氏家族中依旧传承保留至今,福船每天仍在建造中,手艺传了22代。

这项技艺2008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风华远去,传承迫在眉睫

中国福船文化中心展示馆内展示的福船模型。东南网记者 叶伏国 摄

刘氏家族虽在不断壮大,技艺却在缩小。作为当地有名造船人,刘细秀见证了福船的繁荣与低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鼎盛时期,漳湾造船厂有3家,人数100多人,订单都接到浙江、山东等地。”他说,现在订单越来越少,造船又是辛苦活,工资不高,年轻人怕脏怕累都不愿意来学了。

随着机械化、智能化程度的快速发展,福船正在渐渐走出历史舞台,传承迫在眉睫。

刘细秀已经进入花甲之年了,如今精准掌握这门技艺的师傅也已不多,遗憾的是,刘细秀三个孩子,无一继承父亲的衣钵,许多福船手艺人也转行从事别的工作为生。“总有干不动的一天,希望这门手艺能有年轻人来传承。”

技艺的传承,只是依靠口口相授,通过对老规矩的继承和数十年实践的摸索,这既是老手艺的美感所在,也是其遭遇困境之处。

水密隔舱制造技艺的工序十分繁杂,在施工过程中要全部由手工操作,每道隔板用若干木板榫接而成,在隔板与船底板衔接处,装置有肋骨,并使用铁钩钉勾连在一起。然后用苎麻、石灰和桐油为原料,按一定比例调和成“艌料”,嵌塞进船舱木板之间的缝隙,使其密不透水。

“这些都是体力活,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每个造船人手上都是厚厚的老茧。之前带过几个徒弟,有的学成转行了,有的学到一半就跑了。”谈起这个话题,刘细秀万般无奈。

千年技艺,期待焕发光彩

为了抢救、保护、传承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2012年,宁德市蕉城区成立了水密隔舱福船研究会,中国福船文化展示中心、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传习所等也相继建成。

“如果再不想对策,这门手艺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真的要失传了。”宁德市蕉城区水密隔舱福船研究会秘书长刘登生说,原本刘姓家族有二十几条支脉,现在还在造木船的,只剩下一脉了。如今活跃在造船一线的师傅仅剩40多位,年轻的传承人尤为稀缺。

中国福船文化中心展示馆内展示的福船模型。东南网记者 叶伏国 摄

“目前,福船大多用于浅海地区渔民出海捕鱼为主,少部分大型福船会用于旅游观光。”刘细秀在采访中表示,即将下水的“福宁号”大福船建成后,将作为渔业观光休闲船,进行实际的航海测试,检测完成后,或将进行中国仿古大福船重走海上丝绸之路活动,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实现环球航行。

“如今福船模型手工艺品在年轻人中颇受欢迎,在一些精品商店也时常可见,以后或许还能做船模。”近几年,刘细秀开始学习设计福船模型,展陈馆大多船模均出自他之手。

和刘细秀一样,18岁就开始学习造船技艺的刘朝为也在积极探索转型之路,将福船技艺融入玻璃钢船制造。

老手艺人在努力探索,当地政府也在为此寻求产业转型升级之路。在此前新批复的漳湾片区单元控制性详细规划中,蕉城区将启动福船文化产业园建设,全力打造中国福船文化特色小镇,希望让“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这一世界文化瑰宝能再放光彩。

另外,刘登生希望在未来能够与高校合作,将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与班级授课结合,使其能够传承下去。

站在那艘长达四十多米的巨型福船上,刘细秀远眺前方,遥望大海,这艘大福船终于可以下水了。只是,关于这门手艺的未来,刘细秀仍然流露出担忧,“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了解这门手工艺,不要丢了就好。” (东南网记者 叶伏国 邱丽娟 陈翊群)


责任编辑:wenjs

图片资讯

CopyRight©2015 柘荣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缓存不存在